ONS 2016 之旅

前言

在 2016/2 - 2016/3 的時候,我接到了一個頗重的任務,目標是趕在 ONS 2016 要把 ON.LAB 所主導 SDN Controller 專案 ONOS 當中的一個 Use Case SDN-IP 於台灣交通大學建立起來,並跟國際 REN (Research and Education Network) 連接在一起,專案執行時間不到一個月。

經過連續三週沒日沒夜各種爆肝及近乎 24HR 的資訊轟炸後,終於順利完成,可以去美國玩啦!

關於 SDN-IP Project in NCTU, Taiwan

若對此專案介紹有興趣的話可以參考如下資訊:

之後有講到更詳細的部分會再將資訊補上來,這邊不琢磨太多細節。

出發前

因為案子是趕在出國前一週才完成的,所以在那之前有非常多的事情都是麻煩我同學及學長幫忙處理,譬如訂機票、飯店、行程…等,老實說我直到前一週才知道要去 “San Francisco” 這個地方 XD,那時候我連他在東岸還是西岸還是在美國中部都不知道。

在出國前三天之前,我跟 Jserv 及 Powen Tsai 吃飯,有談到如何宣傳此事,因為當時完全不清楚整個會議流程是怎樣的 (可能是英文太爛,沒問對問題),所以先預設現場需要講,加急寫了中英逐字稿跟錄音稿,直到飛機在跑道上的時候,才把錄音檔完整的下載到我的筆電上。這邊要特別感謝一下團團、張欣、郭靖三位超強後勤 XD。

攤位 Booth

Global Deployment ONOS SDN-IP 計畫是由 ON.Lab 所主導,而全球部署負責人為 Luca Prete,我們的專案建立成果就是透過他所呈現的。對於 Luca 來說,整個 Demo Story,除了要展現全球採用 ONOS SDN-IP 部屬的情況以外,同時指定台灣交通大學當做故事核心,反覆地利用 SDN-IP 的特性展示 BGP Redundant 效果,讓會眾能充分地感受到實際使用的狀況。

下圖是這次交大去美國參與 ONS 2016 的長官及同學和 Luca Prete 的合照。

會議 Event

我這次去有參加兩個會議,除了 ONS 2016 以外,還有 DevOps Network Forum 2016,後者是一天型會議

Open Networking Summit 2016

去美國之前,外星人等級之強者我學長 Charles Chan 告訴我們說 “大部分的 ONS 會議內容都會放在網路上播放,建議實際到攤位多看及多跟其他人交流”,所以參加的期間除了 Keynote 都有聽以外,大部分時間都在逛攤位,跟各路廠商交流意見,譬如像是第一天我就跑去找 OpenSwitch 的人詢問:

我: 請教一下你們現在哪個版本號是可以正常運行在 Edge-Core AS5712 上?
美國大叔: 哦~現在還不穩定啦~大概要到六月的時候才會有一個正式的穩定版出來~
我: = = 可是你們 xxx bug 已經起碼壞掉兩個月了耶… 那你們現在有幾個人在開發?
美國大叔: 哦~我們有兩千多人在開發啦~我們都在生 Feature,Bug 會晚一點再修
我: …ok….
美國大叔: 誒~我們有一個 VR 的專案現場展示中~要不要玩玩啊? 很好玩的喔!!
我: (OS: 你們是來展示 Toy Porject 嗎? XDDD)

我們可以從以上對話得知,好的情報可以讓你省下很多時間 (因為當初專案中的 L2 ToR Switch 預設要使用 OpenSwitch ,但不論我怎麼弄都有問題,而當中足足燒掉我兩天的時間,最後不得已放棄,改採購 Legacy L2 Switch)

DevOps Network Forum 2016


這個會議是我直到會議前一天我才報名的,需要多加一百塊美元。而這會議也有將所有的影片都放出來,個人建議可以參考以下三個影片:

  • Test-Driven Network Automation
  • What is NetDevOps? Why?
  • Move Fast, Unbreak Things!

在外國來講 DevOps 概念已經被宣導很久了,而台灣大概是前年開始才有聽到比較多的討論,而我個人在 “SDN-IP Project in NCTU, Taiwan” 裡面有採用 Ansible 來降低大量且單調的網路測試時間,因現在的 SDN Network OS 多數都是具有 Python 及 SSH Daemon,可以非常簡單地導入 Ansible Ad-Hoc 機制來管理 Switch,讓管理人員盡量專注在 “要做什麼 What to do”,而不是 “要怎麼做 How to do” 目標導向為主的使用上,期望有一天在台灣也有人可以分享針對 DevOps 概念於 Network 管理上的演講。

旅遊 Travel

這是我第一次到美國,很多事情都非常新鮮,以下列舉一下

出海關


我去之前就知道,美國海關不太好搞,而且我英文頗爛,長相一點都不友善,有點擔心因為講錯被抓去小房間問話。實際到了現場,海關問了我一系列的問題: 你家住哪裡? 你什麼學位? 來這邊幹嘛? 待幾天? 然後他多問了兩個問題聽不太懂,我就開始亂唬爛了 XD,也就是答不對題。對方就開始大笑,最後問了我兩個我印象超深的問題

  • 你的包包有放米嗎? Do you have rice in your vag?
  • 你叫什麼名字? What’s your name?

因為被一連串問下來有點閃神,聽到這問題那瞬間有點傻眼,還傻傻地跟他說 “Yes, I have one.” ;而後者是我講錯名字,我回他英文名 (Phil Huang),但護照是寫我中翻英名字 (Ping-Chun Huang),所以又重講了一次,回想起來都覺得好笑 XD

吃飯

我只能說美國太恐怖了,天天吃一堆冷食快死掉了。回國前一天,大學及高中學妹牛牛剛好在 San Jose 工作,所以中午她開車跑來 San Clara 的會議飯店找我去吃雞腿飯時,都快掉淚了 QQ

從物價上來講,每一餐 10 美元到 15 美元都是正常的,所以吃飯時如果腦袋一直將金額換算成台幣的話,大概沒有一餐吃得下,何況如果是有服務人員服務的話,每餐都需要給 10% - 15% 的服務費。幸好這次去大會有提供早午餐的 Buffet,所以整體上省了不少錢。

結語

這次出國要十分感謝台灣交通大學及 開放文化基金會國際交流計劃 的贊助,讓我有這個機會可以到美國去看看,雖然很多事很難用文字完全描述出來,但對我個人的收穫來講是十分的多,也因為這個出國的機會更加深我三十歲前想要去美國工作的想法,讓人生階段性計畫也隨之改變。

Reference